首頁>中國與世界

東亞合作亟需破解日韓爭端困局

2019-10-21 13:31:00 來源:今日中國 作者:本刊特約評論員 張旭東 【關閉】 【打印】

    自2018年末出現所謂韓國軍艦用火控雷達照射日本自衛隊軍機事件以來,日韓關系就呈現出不斷惡化的跡象。雙方各執一詞,使原本通過事務級會談可以解決的安全問題不斷發酵,引發兩國在歷史問題、貿易問題等方面的矛盾不斷激化,政府高級別官員的溝通陷于停滯,甚至日韓領導人在現階段都難以通過直接會晤解決兩國之間存在的問題。不僅如此,日韓矛盾對于東亞地緣政治和經濟局勢也有著重要而直接的影響。中國的這兩個鄰國之間的爭端加劇,對于東亞經濟合作具有十分負面的影響。

  實際上,各方都對2019年年底完成《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談判寄予厚望,同時也希望中日韓自貿協定能取得突破性進展。作為今年中日韓三國首腦會談的主辦國,中國迫切希望日韓雙方能通過理性溝通,盡快化解日益高漲的對立情緒,重新回到合作的軌道上來,在充分尊重歷史的基礎上大力拓展面向未來的合作空間,使中日韓三方在日趨復雜的國際環境中,特別是面臨巨大的全球經濟下行壓力和貿易壁壘情況下攜手合作,共同維護多邊貿易體系的穩定,推動東亞經濟的持續繁榮和地區長久穩定。 

  歷史心結難解 日韓關系再陷低谷

  日韓兩國的矛盾非常復雜,但很多矛盾的根源在于歷史問題。被日本殖民的歷史對于韓國而言是無法被忘卻的一段記憶,也是民族情感最為脆弱和敏感的部分。 

  在日本方面看來,1965年簽署的《日韓基本條約》已妥善解決了“慰安婦”和二戰勞工賠償的問題,樸槿惠政府也曾與日本達成協議,通過由韓方設立、日方出資的基金解決“慰安婦”問題,對二戰時期韓國勞工的補償問題則由韓國政府出資解決。不過,文在寅上臺后改變了樸槿惠政府就上述問題的立場,認為協議缺乏合法性,要和日本就道歉和賠償重新談判。 

  在日本法院接連判韓國二戰勞工的對日賠償案敗訴的情況下,文在寅總統與韓國最高法院就韓國二戰勞工起訴日本相關企業的案件判決立場一致,認定新日鐵、三菱重工等在韓國的日本企業仍負有對韓國二戰勞工的賠償責任。在日本有關企業拒絕接受判決后,韓國最高法院下令扣押了日本企業在韓國的部分資產,用于償還這筆“歷史債”。對此,日本方面指責韓國此舉違反了國際條約。 

  原本外界寄望于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期間,日韓首腦能通過會晤緩和日益惡化的兩國關系,但事與愿違,安倍晉三首相除了在歡迎各國首腦的儀式上與韓國總統文在寅有過略顯尷尬的8秒鐘握手外,整個峰會期間再無日韓雙邊的高層互動。這對于一貫將韓國作為外交重點對象的日本而言,是十分不尋常的。 

  隨后兩國的關系因貿易爭端而加劇下滑,近期更因島嶼主權爭議和東京奧組委的一些爭議而愈演愈烈。2019年8月31日,6名韓國國會議員登上了日韓有主權爭議的獨島(日方稱竹島),譴責日方因歷史問題對韓方采取的報復措施,要求日本立即糾正相關錯誤,并對歷史問題進行深刻的反省和道歉,呼吁兩國化解矛盾,面向未來開展對話。對此,日本方面通過外交渠道向韓方提出了抗議。 

  另外,8月29日,韓國國會通過決議,稱曾作為二戰時期日軍軍旗、現仍被日本海上和陸上自衛隊使用的旭日旗是“帝國主義和軍國主義的象征”,要求東京奧運會組委會禁止此類旗幟被帶進奧運賽場用于加油助威。然而,東京奧組委和殘奧組委于9月3日以旭日旗在日本國內廣泛使用,懸掛該旗本身并非政治宣傳為由,拒絕了韓國的要求。一旦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賽場上,旭日旗大量出現,尤其是出現在韓國運動員參與的比賽中,勢必將導致日韓雙方歷史和民族矛盾的激化。 

  目前,日韓民眾對對方國家的好感度直線下跌,韓國國內出現了抵制日貨的運動,韓國一些地方政府和議會的決定更加劇了這種民族主義情緒的高漲。9月6日,韓國首爾和釜山的市議會作出決定,將包括三菱重工、三菱電機、尼康、松下等284家在二戰期間強迫朝鮮半島勞工生產軍需物資的日本企業,定為“未曾公開謝罪和賠償”的戰犯企業,并通過條例要求市政府等機構盡力履行避免采購這些企業產品的義務。釜山市還允許給已經投入使用的產品加貼“戰犯企業產品”的標簽。日本內閣官方長官菅義偉對韓國方面的行為回應稱:“這是基于不恰當、不合理的主張,進行不當指責并在經濟上帶來損失的內容,對此感到極為遺憾。”值得一提的是,釜山市議會還通過條例修正案,允許在日本領事館前設置二戰勞工像。之前,韓國一些民間團體在日本領事館前設置這類銅像,遭到日方抗議,指責這類行為違反了《日內瓦公約》,促使韓國政府將銅像移走。如今,在日本領事館前設置二戰勞工像有了韓國的地方政府支持,而且很可能有越來越多的韓國地方政府及地方議會效仿首爾和釜山的行動,這恐怕將導致日韓針對此問題的外交爭議不斷升級。

 

當地時間2019年9月1日,在韓國首爾舉行的2019年韓日文化節上,日韓兩國民眾合影留念

  貿易受到沖擊 雙方報復針鋒相對

  2019年7月初,日本認為,韓國對日方向其出口的三項重要的工業材料管理不透明,甚至違背了聯合國安理會對朝鮮的制裁決議,讓朝鮮獲得了這些有可能被用于軍事用途的材料。這其中,氟化聚酰亞胺和光刻膠,可以充當制造雷達、戰斗機的材料,而氟化氫更是可以用于鈾濃縮或者制造沙林毒氣。為此,日本提出將加強上述材料的出口管制,將韓國從其貿易出口的“白名單”中移除。 

  韓國方面認為,日本以韓國對朝鮮出口管制不當為由,把韓國從貿易“白名單”中除名,是日方因歷史問題對韓國進行的報復。對于韓國來說,日本采取對上述材料進行出口管制的做法,將直接對其出口半導體存儲芯片和智能手機產生影響,而這是韓國的支柱產業。日本所作所為,是以國家安全為由、利用經濟制裁達到政治目的之舉。 

  但日方強調,這兩者并無關聯。日本發現,日本出口至韓國的一些敏感的軍民兩用原材料,被某些韓國企業出口到了朝鮮。日方曾就此問題與韓方通商產業部等主管部門聯系,希望雙方磋商解決,但始終沒有得到韓方的回應。日本據此認為,韓國的出口管理制度不完善,而且指出韓國經濟部門自己發布的一些文件也已證實,有部分工業原料因管理不善而流入朝鮮,盡管韓方強調目前這一問題已經得到妥善解決。 

  實際上,與外界的一些誤解不同,日本把韓國移出貿易“白名單”,并不意味對韓國實行禁運,而只是將其在日本對外貿易中的等級下調了一個檔次,與東盟位于同一等級,甚至還高于中國。另外,日本對外強調,這樣做只是為了建立更嚴格的管理和審查制度,絕對沒有通過限制重要工業原料出口來阻止韓國高科技發展的意圖。若韓方對日方的做法不滿,完全可通過WTO機制來解決。 

  韓國最初誤將日本的措施視為禁運,非常擔心日本的出口管制將對其重要產業帶來沉重打擊,但日方8月已批準向韓國三星電子公司出口可供半年生產使用的原材料,顯示出對韓國出口的限制并不是絕對的,今后也將視韓國的表現和談判的進展而決定是否會有所松動。 

  日韓雙方曾舉行工作級別的會晤來談判解決此問題,但收效甚微。7月12日,日韓兩國代表在日本經濟產業省內召開了工作級別的會議,韓國派出了產業通商資源部的兩名官員出席。值得注意的是,不知是否有意為之,日本布置的會場狹小而簡陋,雙方參與磋商的官員甚至省去了寒暄問候和交換名片的過程,連握手環節都略去了,而這也預示了這場耗時5個半小時的會談不歡而散。最終,出席會議的韓國官員對日本方面的立場“完全無法理解、無法信服、無法同意”。 

  在外交磋商毫無進展的情況下,韓國方面對日本采取了針鋒相對的報復措施。在8月28日日本正式將韓國移出貿易出口“白名單”后,9月18日,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宣布,將日本移出韓國出口的“白名單”。韓國決定將貿易伙伴從原來的甲、乙兩類調整為甲1、甲2和乙三類,享受出口手續簡化待遇的甲類一分為二,甲1類待遇與原甲類相同,日本是韓國原有29個甲類貿易伙伴中唯一被降為甲2類的,對其的出口管制力度與乙類大致相當,不同之處在于豁免申報所需的部分材料和戰略物資的中介貿易審查。未來,韓國企業向日本出口戰略物資時,申報和審批流程需要15天,大大超過目前的5天。同時,企業還必須單獨逐一申請審批,每項需向政府遞交的材料證明也從原來的3份變為5份。 

  可以說,韓方此舉是為日本“量身定制”。在解釋出臺這一規定的緣由時,韓方表示,此次修訂《戰略貨品進出口告示》旨在加強出口管理并改善制度,針對運行有悖于國際和平和地區安全的國際出口管理體系,難以進行合作的貿易伙伴,加以另行分類。值得注意的是,韓國方面強調,如果日本政府提出要求,韓方愿意隨時開展對話,為兩國解決貿易爭端預留了談判空間。 

  地緣形勢難料 日韓應重合作大局

  從目前的情況看,日韓雙方的貿易爭端以及錯綜復雜的其他矛盾想要在短期內解決,是非常困難的。韓國曾經寄望于美國進行斡旋,促使日本改變對韓國加強出口管制的決定,韓國外長康京和也當面向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達了相關訴求,但是美國并沒能如其對外宣稱的那樣“維持日韓之間的友好關系”。 

  8月22日,韓國宣布廢除與日本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這對美國一直努力促成的美日韓三方軍事合作是一個重要的打擊,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對日韓關系的惡化表示非常失望和擔憂,但是這依然沒能改變韓國的決定。受此連帶影響,日韓之間的軍事合作全面受到沖擊,原定于8月底舉行的日本陸上自衛隊與韓國陸軍的交流互動被取消,而10月日本海上自衛隊三年一次的閱艦式也可能不邀請韓國海軍參加。 

  軍事關系的下滑,表明即使美國出面干預,依然難以彌補日韓之間愈加明顯的裂痕,而這對于東亞地區的地緣政治態勢有著相當重要的影響,尤其是在半島問題處于關鍵敏感階段、朝美談判持續處于僵局難以破解的當下。 

  如果說從軍事安全的角度,美國極力促和的行動難有成效,那么從經濟合作的角度,中國的協調將會有怎樣的結果呢?無論對于中國還是日韓兩國,2019年都是東亞合作重要的一年,《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經過多年艱苦的談判,終于到了即將收尾的階段,而作為引領東亞經濟一體化的核心,中日韓三國的自貿協定能否盡早達成,具有顯著的示范意義。如果日韓因為各種矛盾而影響到東亞整體經濟合作的大局,那么將是歷史性的遺憾。 

  目前焦灼的中美貿易摩擦對日本和韓國的經濟都造成了較大影響。近期,日本股市出現大幅下跌,日元匯率升值影響了日本的企業出口和旅游業,豐田、索尼等日本出口型企業因此遭受巨大沖擊,中國游客赴日旅行和購物也有所減少。而根據韓國方面9月初公布的數據,8月韓國對中國的出口同比下降了21.3%,導致其整體對外出口下降了13.6%,這對于出口導向型的韓國經濟而言是沉重的打擊。美國對中國加征的關稅,對日本的汽車零部件制造廠商和韓國的半導體產業的沖擊尤為嚴重,中日韓必須通過加強合作,抵御貿易戰帶來的影響。 

  值得期待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剛剛調整了內閣名單,有望在外交政策方面進行一定的調整。另外,10月即將舉行日本新天皇的登基儀式,韓國總理李洛淵將出席,日韓有望通過高層會晤緩和劍拔弩張的關系,扭轉愈發令人擔憂的局面。更重要的是,2019年年末中國將舉行中日韓三國首腦會晤,屆時有望實現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韓國總統文在寅的雙邊會晤,兩國領導人直接坐下來當面解決雙方之間的問題,有助于維護東亞地緣政治的穩定并促使雙邊及多邊合作的順利展開。希望日韓雙方都能理性地以大局為重,為地區和平與繁榮多做積極的貢獻。

分享到: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幸运彩票是合法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