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本刊特稿

“為世界謀大同”的中國情懷

2019-09-11 10:39:00 來源:今日中國 作者:夏一璞 【關閉】 【打印】

   2018年4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人民大會堂會見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時指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為世界謀大同。”這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金鑰匙。其中“為世界謀大同”的思想,飽含對人類發展重大問題的睿智思考和獨特創見,洞察時代風云,把握時代脈搏,引領時代潮流,為應對全球共同挑戰、共同問題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維護人類共同利益和共同價值作出了重要貢獻。

  “天下大同”:中華民族的千年圖景

  2017年12月,在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上的主旨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華民族歷來講求‘天下一家’,主張民胞物與、協和萬邦、天下大同”。早在2000多年前的先秦時期,《禮運大同篇》記載了孔子參加臘祭陪祭者儀式之后的魯國之嘆,闡發了他對大同社會的理想:“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是謂大同。”天下一家的大同思想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和”理念的價值追求,是建立在“和而不同”“美人之美,各美其美,美美與共”基礎上的必由之路,是潛藏在中華傳統文化血脈中的深刻內涵。 

  作為一個多民族、多區域的國家,中國之所以綿延5000年生生不息,飽受磨難而能百折不撓,是因為貫穿于中國歷史和思想史的“和而不同”思想將各文化系統的矛盾沖突有效統一于歷史進程,發揮各個文化系統的長處,互補彼此間的短處,更好地服務于國家整體發展。“和而不同”講求的是多元、多樣的包容共存、和諧共處、有效配合,表現在國際關系上,就是求同存異、和平共處。 

  世界上沒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葉,相異的物質環境生成的包括人類在內各個物種、同一物種的各個群體的多樣性是天然存在的,每一相異的事物都有其存在合理性。《禮記·中庸》講“萬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可見多元化與多樣性在萬物初始階段已然和諧共生。這一原則在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文明與文明之間同樣適用。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文明的繁盛、人類的進步,離不開求同存異、開放包容,離不開文明交流、互學互鑒。歷史呼喚著人類文明同放異彩,不同文明應該和諧共生、相得益彰,共同為人類發展提供精神力量。”古代中國將這種人類攜手共同進步的治世之道稱作為“內圣外王”、“以德假仁”的“王道”。 

  然而,當今社會,仍然存在否定文明多彩多樣,主張文明終結于西方的一元論,是為“以力假仁”的“霸道”。早在戰國時期,莊子就將這種霸權思想歸結為“是己而非人”的“成心”,認為在偏執狹隘的“成心”支配之下的文明只能造成人我對立、物我對立,違背事物本來的面貌與規律。在過去西方文明與話語體系一家獨大的時代,霸權主義橫行無忌,抹殺各民族豐富多彩的個性,強行將別國納入己方陣營,即使結成國家聯盟,也不過是貌合神離、離心離德的一盤散沙。新時代迎接的是一個遠離封閉、開放包容的世界,人類文明的多樣共存、交相輝映在客觀上無法阻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實踐為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中華文明以“和而不同”破解國家間的文化壁壘,開啟了人類心靈深處的相通與契合,以萬物并育的胸懷消融霸權設置的堅冰。“天下一家”是頭頂同一片藍天的世界各國人民和諧共存、共同發展的總體框架,“天下大同”是人類結成命運共同體的奮斗目標,“和而不同”、求同存異是各國攜手互助、共同前進的價值遵循。 

  “世界大同”:近代中國人的百年夢想

  1932年底,時任《東方雜志》主編的胡愈之先生向全國各界知名人物發出約400多封征稿信,征集“新年夢想”。這一活動得到了全國人民,尤其是知識界人士的熱烈響應。1933年元旦出版的《東方雜志》(總第三十卷第一號)以83頁的篇幅一下子刊出142人的244個“夢想”。其中包括了柳亞子、徐悲鴻、鄭振鐸、巴金、茅盾、俞平伯、郁達夫、鄒韜奮、顧頡剛、冰心、葉圣陶等大批人們所熟知的知識分子。也許正像胡愈之在征稿信里說的那樣,“在這漫長的冬夜里,我們至少還可以做一二個甜蜜的舒適的夢。夢是我們所有的神圣權利。”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是,在舊中國正值內憂外患之際,大多數知識分子的夢想是建立一個大同世界。如柳亞子夢中的“大同世界”是“打破一切民族和階級的區別,全世界成為一個大聯邦”,冰心也夢見的是“一個沒有國家,沒有民族,沒有階級區別的大同世界”。而在郁達夫的夢里,理想世界“沒有階級,沒有爭奪,沒有物質上的壓迫”。 

  追求人民幸福、民族復興、世界大同的中國夢是建立在中華民族5000年文明歷史上的歷史的、現實的、未來的夢。中華民族從不缺乏夢想,無論是孔子惋惜自己未生活在夏商周三代的魯國之嘆,還是康有為在《大同書》中對中國人從“據亂世”進入“升平世”最終達到入“太平世”的社會構想,都由于缺乏現實實踐基礎與科學指導思想而最終耽于空想。 

  “為世界謀大同”:新時代中國的遠大目標

  進入新時代,中國共產黨自信地將“為世界謀大同”寫在自己的旗幟上,這不僅是對中華文明歷史的回應,也是對黨的初心的堅持,更是對時代潮流的準確把握。 

  無論是中國文明的基因血脈,還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都決定了中國人歷來堅決反對一切以大壓小、以強凌弱的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力求為世界和平與人類進步事業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毛澤東主席在1956年發表的《紀念孫中山先生》一文中就曾經寫道:“因為中國是一個具有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和六萬萬人口的國家,中國應當對于人類有較大的貢獻。” 

  中國進入新時代,意味著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實現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習近平總書記寄語人民,讓我們不要辜負這個時代。在這個時代里,我們的主要任務依舊是“繼續集中力量把自己的事情辦好”,但是與過去任何時代相比,中國向何處去,深刻影響著世界向何處去。正如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所說的那樣,中國未來數十年會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的影響,中國是全球治理的重要支柱,已成為多邊主義的最重要支柱和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不可或缺、值得信賴的重要力量。 

  2019年4月26日,習近平在會見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時談到,“中國在國際上磊落坦蕩。中國人民不僅要自己過上好日子,還追求天下大同。”中國提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體現的就是“和合共生”、互利共贏的思想,也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理念相契合。 

  歷史潮流,浩浩蕩蕩。中國的發展是歷史必然,合作共贏是各國人心所向。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全面推進共建“一帶一路”,就是要“為世界謀大同”,就是中國對人類做出的貢獻。


  夏一璞 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博士

分享到:
下一篇 責任編輯:

微信關注 今日中國

微信號

1234566789

微博關注

Copyright ? 1998 - 2016

今日中國雜志版權所有 | 京ICP備:0600000號

幸运彩票是合法的吗